鬼面伤齿龙

【二战同人】无题(巴顿/隆美尔相关,意识流)

写在前面: @极乐隐士 

我终于憋出来了,第一次写正儿八经的同人,有点手足无措

灵感来源于去年冬天看巴顿日记时注意到的1944年11月8日巴顿读《步兵攻击》的故事,巴顿阅读《步兵攻击》在 @罹颂 太太《流浪的骑士》彩蛋里有描写

观看愉快,评论区欢迎讨论

                                                 正文分割线                                                  

1944年11月8日。

凌晨三点钟,降水仍在持续。雨水并不是什么坏东西——前提是千万别打仗。它不仅泡酥路面、浸湿弹药、给侦察机的视野蒙上薄纱、让护卫装甲师天灵盖的战斗机群无法起飞,还能……扰人清梦。

乔治·史密斯·巴顿静静地倚在行军床上,雨幕折射出的微光透过玻璃窗点燃了他的双眼——那后面正雄踞猛虎。忽地,他单手发力,撑起身来,烦躁地扯开床头柜的抽屉,手指摸索到《步兵攻击》的书脊。他睡不着,固然是因为糟糕的雨声,但究其本源,还是恶劣天气对原定计划的压力在撕扯他的神经。原定的攻击就在今天,几个小时以后,他不想更改计划,但在该死的大雨中痛打德国鬼子绝对要冒更多的风险。

这个雨中逆境让他想起了《步兵攻击》里描述的一场战斗,发生在1914年9月9日至10日。那个刚参战两个月不到的德国中尉排长也顶着漫天大雨,带着战友越过泥泞的壕沟、剪断滴着锈水的铁丝网——最后他赢了。巴顿靠在床头微笑起来。德国佬能做到的,美国的小伙子也能办成。手里握着摊开的书本,他抬头望向窗外氤氲的雾气。在三十年前它也曾这样徜徉在隆美尔的战场上,那么三百年前、甚至三千年前呢?当他的前世还在欧洲大陆甚至北非奋战时呢?它是否追随着勇敢战士们的脚步?战争是许许多多如他自己一样的人的宿命,巴顿早就知道了。他在这个烟雨蒙蒙的凌晨为战争而担忧烦躁,但没人知道他又有多依赖战争。当战争结束时,他又该何去何从?他能嗅到战争在凶暴的外表后渐渐消亡的真相,令他感觉——“如鲠在喉。”一个平静的声音替他补完了这个句子。

他闭上眼睛,意外地毫不惊讶:“可是你没什么好抱怨的。”战场上的雨雾的确能招来英勇善战的灵魂。

“我一直是这样想的,直到一个月前。”

这会巴顿睁开了双眼,向左看去。坐在他床尾的幽灵比他之前闭眼所见的更清晰。埃尔温·隆美尔军装齐整,头微微右偏,蓝莹莹的眼睛直直接过他探究的目光。

“如果没有战争,你会做什么?”巴顿加固了目光的连接,却避开了上一个话题。“随便什么。工程师、摄影师、数学家。”隆美尔轻轻呼出一口气,看到巴顿的表情因为最后一个词而扭曲起来。“我在西点时曾因为数学不及格留过级,”血胆将军低语,“而你这混蛋却……”“把对数表倒背如流。”隆美尔再一次接话,附带挑衅的一瞥。一抹活火般的闪光在他眼中一现即逝。巴顿狠狠地瞪回来,竭力把嘴角压出德国元帅严肃的下弯弧度。他们现在仿佛随时会在下一秒大笑着一拳捶上对方的肩膀,而不是继续有一搭没一搭的人鬼谈话。

对视持续了一会,直到隆美尔噗嗤笑出了声。暗淡的天光轻抚着他颈间的蓝色马克思。四周又模糊起来。“祝你好运。”他平静地说,一眼扫过巴顿抚书的手——那上面戴着他和比阿特丽斯的婚戒。“你平常都戴着这个上战场?”嗓音中表现着一股不赞同。巴顿摇摇头:“真上的时候总会摘掉。我怕丢失它。”说着他闭上眼睛。这时候他还能看见对方纠结的表情。“怎么,想起了你的妻子?”他沙哑而含糊地问,并不指望得到答案。隆美尔已经把答案写在脸上了。

于是他转移话题:“你会怎么打?”

周围的气氛霎时间阴暗起来。“我只做我该做的事。”沙漠之狐用一种非人的冷酷腔调说,但他的眼中有近乎无害的悲哀与温和的警告。这样的声音太不隆美尔,巴顿被刺得一颤,一只手摸到了床头象牙制的手枪柄,微微摩挲一下后又放松下来。“是啊,”他手肘支在膝上,十指相错撑住下巴,努力让自己的嗓子柔和一点儿,“毕竟你已经,”他哽了一下,在隆美尔第三次接话之前抢着说完,“死了。”

巴顿意识到这是今天这个字眼是第一次出口。

他看到隆美尔完全转向自己的方向,与自己面对面。沙漠之狐的左半边脸上纵横着一道长疤,但意外地不显恐怖。伤疤之下的面颊骨尽管愈合良好,仍有轻微的变形,提示着观者它的主人本应怎样地死里逃生,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成为战场雨雾之中游荡的孤魂。

我羡慕你,狗娘养的。巴顿想。隆美尔的心梗是车祸的后遗症,而那场车祸完全是由一架喷火式战斗机引起的。隆美尔也算是死在了战争里。而巴顿自己,他想要胜利也想要一个干净利落的结尾。“最伟大的英雄应当死于最后一场战斗的最后一颗子弹。”他喃喃低吟,望着隆美尔闪光的眼睛,读到了一丝赞许。“千万,”隆美尔的告诫迸出他薄薄的嘴唇,“别像我一样。”有些事还是不知道为好。

一种默契使巴顿竭力卡住自己向更深处下沉的思维。他不能再想下去了。隆美尔不允许。命运不允许。

“在北非没能和你交手真的很遗憾。”他坦白。

“我知道。如果运气不错,你可以和古德里安甚至曼施坦因交手——取决于希特勒的人事调度。还有拜尔莱因,他是我在非洲军团最好的参谋。”隆美尔似乎慢慢平静下来。

“我没打算输给谁。”巴顿直起身。

“知道。你会赢。你们也会。”

巴顿遏制不住地微笑,然后皱起眉头:“然后呢?”你好像丧失了求胜的强硬。

隆美尔顿了好一会。“等你赢了,他们的事情就水落石出。”他的平静出现了一个裂口:“我不知道这样的战争是否还有意义。”希特勒和希姆莱把德国人全蒙在鼓里。

巴顿眯起眼,深吸一口气。“会好的。”我向仁慈的主保证。

幽灵转过头去,单方面终止了他们自从谈话开始后就几乎没断过的眼神连接。

“等等,”巴顿被预感支配,猛地前倾身体,“最后一个问题。”

没有回答,但他知道他在听。

“蒙哥马利。你怎么看他?”

播音员般清晰中听的声音很流畅:“蒙哥马利是一位很能利用己方优势的指挥官,风格沉稳——”

“妈的,埃尔温·隆美尔,我不是记者。”

“蒙哥马利打得不敢恭维。”

他们一起促狭地笑起来。空气渐渐轻明起来。

 

 

 

 

巴顿啪地合上书本,抬头看向挂钟。三点四十五。

他现在并不烦躁。毕竟他是巴顿,毕竟——会好的。扯起被子,将军重新躺回床上,闭上眼。他要抓紧休息一会儿。

战斗就要开始了。                                                     

                                                                                                                

【Fin】            

{番外(?)}

1945年4月的一天,当巴顿脸色惨白地颤抖着(这在战争中是头一回)试图从窒息般的反胃感中恢复过来时,他几乎是立马想起了一个已死之人的低语:“水落石出。”

奥尔德鲁夫集中营只是一个缩影,和布痕瓦尔德集中营一样。和千千万万集中营一样。那些枯瘦的肢体、成堆的骸骨、有条不紊摆放的衣物是沉默的述说者,撕扯将军敏感温热的内心。巴顿战栗,让愤怒缓缓箍好分散的精神。“隆美尔,”避开副官同样饱受冲击却充满关切的眼神,他自言自语,“你他妈知道得有这么详细吗?”

回答他的只有带着焦腐气息的风。

秘密不止这个。他能察觉。有消息说,俘虏了小隆美尔。当被问起其父之死时,这个年轻人给出了和第三帝国政府完全不同的答案,一个阴影。阴影撕碎了年轻的陆军元帅,而这并不能使它餮足。

 

 

巴顿没错。雨雾呼唤着英勇的灵魂。1945年12月24日是个阴雨绵绵的日子,一如去年11月8日的清晨。后者是他光辉顶点的开端,前者是一切的终结。那颗心满含爱与瑰丽的想象、炫目的才华,如今已经停跳了。

最终他还是被阴霾吞噬。

 

 

【全文完】


P.S.巴隆对蒙哥马利的善(嘲)意(讽) 真的是……23333

没有黑萌哥的意思啦真的(严肃)毕竟对萌哥问题我只是观点的搬运工

P.P.S.在试图描绘出他们在我心中的样子,但还是有所缺漏。

         巴隆的交流可以说是幻觉也可以说是真实的灵异。 

         这里的隆美尔是一个自死去后就一直在思考人生的幽灵,所以我将他写得比应有的更深沉、迷惑。                              


卧槽哈哈哈哈哈给棣哥和神棍打call给画手大大打call

craaaazy

白帽子梗

“燕王殿下,贫僧愿意跟随您。”

“为何?”

“贫僧有大礼相送。”

“喔,何礼?”

“大王若能用我,贫僧愿意送一白帽子给大王!”

——《明朝那些事儿》

虽然送白帽子什么的历史上也许根本就不存在,但想画这对师徒的时候...满脑子里浮现的就是一开始看明事儿时,看到这段对话而脑补的社会画面

哈哈哈原谅我吧


瑟瑟发抖

突然发现有咂(长音)磨多的reylo党,我作为一个才看过邪教的人肥肠害怕……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 ̄)(年轻的)帕尔帕廷xRey这邪教你们吃吗
http://archiveofourown.org/series/423478
作死吧年轻人!
话说这文有一位太太推荐过,但我还要推
新年作死(1/1)
顶锅盖遁走

说是画PPT拟猫结果先画了杜库奎刚拟猫······

真的没时间画啊(哭

现在对拟猫有大量脑洞,下周慢慢发

【SW脑洞】如果PPT拿到了小黄书

前言:这个梗只有圈内人才能看懂

-----------------------------------

厚重的门被推开了,发出一声闷响。 
 
 
 
这里是贝恩派西斯的藏书室,因为年代的久远和访客的稀少而积满灰尘。但这不影响它的价值。西迪厄斯暗想,他能感受到原力的黑暗面在这间屋子里回旋吟唱,喃喃低语着古老的秘密和黑暗的渴望。他浸心其中,与普雷格斯并肩行走在书架之间的过道里。 
 
 
 
“西迪厄斯尊主,这边就交给你了。”普雷格斯低沉的嗓音打断他的神游,随后他的西斯师父便转头向另一个书架走去。 
 
 
 
“是,师父。”西迪厄斯回应,快步走到自己的书架下开始整理那些宝贵的文献。那些东西说是藏书,还不如说是一叠叠的稿纸,匆忙写下,没来得及整理,堆积于此。也有一些被钉成册的,没有正式的名字(论纤原体施加影响的方式、灵魂脱体术之试验、冥想得十四行诗三则……这一类显然不是正式书名)。西迪厄斯必须小心翼翼地运用原力将它们从高高的书架上取下,再分门别类地放好,等待细分。在这一刻,他望着庞大的书架,深刻体会到了总结整理的重要性,切实感受到了对前任贝恩派西斯的愤怒——敢情他们从来没整理过这些东西! 
 
 
 
西迪厄斯拢住思绪,继续干活。突然,他愣住了。他的手里有一本书,原先被夹在两沓纸张之间。这书很不对劲。首先,它的封面上有名字,还有作者,这些文字被堂而皇之地印在它的封面上,规规整整,让它看起来更像是科洛桑的出版社上个月才出的新书,而非历时几百年的故纸。其次,是封面上字的具体内涵。We All Fall Down,这是书名,西迪厄斯没有翻开书,只是举着它对光照了照,微微蹙眉。“我们都将堕落”是什么意思?看上去更像是小说而不是钻研秘术的古老手稿。还有它的作者。西迪厄斯可以打保票,贝恩派西斯里没有叫Darth Videtur的人。他再次端详着这本书,感到恐惧的波浪在缓缓升起,随时会翻成滚滚怒涛。这绝对不是贝恩派西斯的任何文件。这里是西斯最隐秘的处所,不应该有任何外部力量能够渗入进来。但这本书如何解释?它出现在了最不可能,也最不该出现的地方。 
 
 
 
他呼唤着黑暗原力,希望从它那里找到一点回应。黑暗面立刻回应了他,但像他自己一样一头雾水,不知所措。好在黑暗面并没有发出警告,而只是微微地波动,有点不安。这稍稍宽慰了西迪厄斯。他立刻在原力纽带的一头向普雷格斯传输了这种不安。 
 
 
 
沉思之中,他感觉到师父来到了自己身边。普雷格斯在眼光落到这本书上时也是一惊。西迪厄斯抬头看着缪恩人的狭长面孔,示意他自己已经升起了全部的精神护盾。普雷格斯赞许地点点头,用他非人类的长手指将书本检查一番,但没翻开它。西迪厄斯看见书的背面还有推荐书评,大概就是拼命夸作者、十分期待续集之类的。这更诡异了。 
 
 
 
一片沉默中,普雷格斯把书丢还给西迪厄斯,比个手势让他翻开。西迪厄斯瞪圆了眼睛,最终在他师父威胁的眼神中选择屈服。只是本书而已。他安慰自己,修长的手指抚上书的封皮。但是……他还是有很不好的预感…… 
 
 
 
 
 
 
 
----------------------------------- 
 
 
 
之后的事西迪厄斯简直不想回忆, 他自认为他与师父处变不惊,但这次事件之后整整一个标准周,师徒俩都避免对视。也许这位Darth Videtur尊主不是贝恩派的一员,但他/她无疑深谙黑暗面之道,真的。 
 
END
 
 
 
 
 
 
 
本文又名True Power Of The Dark♂ Side(手动滑稽 
 
 
 
食用愉快

搞事

突然有个黑暗的脑洞(大胆的想法),晚上发文

【SW】《达斯·普雷格斯》同人图

      趁着国庆放假偷偷撸一张图权作伪更(

      草稿流预警,北极圈生火。

      脑补了一下普雷和PPT在山洞里避雪的场景,尽量画温馨点。





为什么P2是横着的嘤嘤嘤
祝大家中秋节快乐(=v=)

立flag

emmm…
最近决定翻一下普雷撕PPT衣服的一小段,得在百忙之中抽时间……欢迎鞭打监督,立此为据
占 tag抱歉

【SW】星战《达斯·普雷格斯》片段翻译3

震惊!年轻议员竟被一陌生女子强塞婴儿!背后的真相99%的人想不到!

咳咳······我自重(被打

话说这段的PPT性格很有意思,照例在装,但又混进去一点点他阴险毒舌小调皮的本性。替摩尔点蜡。倒数第二段看不懂,瞎几把乱翻,欢迎指正。

--------------------------------------------------------------------------------  

P224-225

“好先生,”她在靠近时说了基本语。

装作正对一个流动摊贩的廉价商品产生兴趣,他在她从自己的盲区靠过来时假装吓了一跳。

“你是在叫我吗?”他说着,转向她。

“是的,先生,如果您有时间迁就一下一个急需帮助的生灵。”

她斜挑着的眼睛被深色的、与她那厚嘴唇的色泽相匹配的疵斑所环绕;她尖削手指上的长指甲如同兽爪,从她长袍的宽袖中戳出来。

帕尔帕廷装作不耐烦的样子。“在这一大群穿着打扮考究得多的人里面,为什么单单把我挑出来?”

“因为您有着一个睿智而有影响力的人才有的外形举止。”她泛泛地比了个手势。“而其他的都是下等人,空有漂亮的袍子和头饰。”

他端庄地做了个止住呵欠的动作。“打住你对乡巴佬的那种奉承吧,女人。但既然你已经正确地辨认出我高他们一等,你就显然应该知道我没有浪费在这种骗局把戏上的时间。所以,如果你只是为了信用点而来的话,我建议你再找找更有慈善心肠的人。”

“我不是要钱,”她说着,不加掩饰地打量着他。

“那又是什么呢?开门见山吧。”

“我要给您一件礼物。”

帕尔帕廷笑了,但笑声里没有笑意。“你可以给我这样的人什么?”

“就是这个。”她打开了柔软的肩包,露出一个不到一标准年大的类人种族婴儿。婴儿无发的脑袋上有序地点缀着短小而柔韧的角,并且他的整个身子都用红色和黑色的颜料华丽而庄重地纹上了纹身。

一个男性扎布拉克人,帕尔帕廷对自己说。但不是艾里多尼安种,更像是,达索米尔种。“你怎么弄到这个新生儿的?你偷了他?”

“您误会了,好先生。这是我自己的孩子。”

帕尔帕廷怒视着她。“你说他是个礼物,但仍对我有所隐瞒。你是做了让你要负债到骨肉分离的地步的生意吗?又或是你成瘾于香料或其它的毒品?”

她强硬起来。“都不是。我四处奔波,只为了挽救他的性命。”

帕尔帕廷神情一变。“那就老实点。你可是跑离你的老巢太远了,暗夜姐妹。对于不能再多的能保护你孩子免受伤害的巫术,你可是专家呢。”

她的眼睛瞪大了,死死盯住他,试图找到解释。“你怎么——”

“永远别在乎我是怎么知道的,女巫。”帕尔帕廷尖刻地说,“这孩子,不管是不是你的,都是个暗夜兄弟,他的孕育就是为了作为武士和奴隶去侍奉姐妹会。”

她不愿移开目光。“你不是绝地。”

“显而易见,我猜你也早凭直觉知道了。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要试图摆脱这个婴儿?”

“为了避免这个遭受和另一个一样的命运,”她顿了一会后说。“这个是同族双胞胎中的一个。我想让他自由地生活,因为另一个已经不能了。”

“谁造成了威胁?”

“塔尔津是她的名字。”

“塔尔津是谁?”

“暗夜姐妹会的主母。”

帕尔帕廷将这个信息归档。“这婴儿的父亲在哪里?”

“死了——遵照传统。”

他轻哼一声。“这个婴儿不会被想起来吗?”

“塔尔津只知道其中的一个,而不知另一个。”

“自欺欺人。”

轻柔地,她将肩包推给他。“那就带走他吧。拜托了。”

“我该拿他怎么办?”

“这个孩子的原力很强大,如果教导正确,会成为一个强有力的帮助。”

“另一种形式的奴役。”

她假装没听见这个评价。“带走他。救救他。”

帕尔帕廷再次瞥向新生儿。“你给他起过名字了么?”

“他叫摩尔。”

“很适合你在他体内预测到的力量。”

她点点头。“带走他吧。”

帕尔帕廷注视着她,用右手示意,说,“你会忘了这次偶遇的。”

她的眼睛紧盯着他。“我会努力。”

“看在你自己的份上,我希望你的确能。现在,走吧。在我改变主意之前。”

将包被放在他的手上,她转过身迅速地离开,消失在人群之中。

帕尔帕廷研究着他抱着的一团小生命。原力在这婴儿体内很强,这是个足以不允许他过多地遐思这毫无自保力的孩子的理由,另外,或许他会落到绝地手上。

现在帕尔帕廷得单纯地想想该拿他怎么办了。

-----------------------------------------------------------------------------  存货发完了······(再次被打

【SW】星战《达斯·普雷格斯》片段翻译2

这段是PPT撩妹······快准备笔记本小伙子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猜到开头没猜到结尾系列

替炮灰妹子点蜡(她竟然摸了PPT下巴

--------------------------------------------------------------------------------  

P205-207

        

    “您看上去很享受这种牛排,帕尔帕廷大使。”

    “口感细腻,”他说,迎上她的目光,并停留了片刻,比理应的时间略长一点儿。

喝着她自晚餐开始以来的第三杯酒,她已将他胸有成竹的微笑解读为对于向他全面“进攻”的许可。“味道不重吧?”

       “几乎没什么腥味。”

       一位黑发、有一双蓝色大眼睛的人类美女,她在某种意义上隶属于伊利亚杜在马拉斯戴尔星上的领事馆——马拉斯戴尔是文塔收获节中“达格比赛”的胜出者们受到款待的主场。

       “您来马拉斯戴尔是为了公务,还是来寻快活?”

       “运气好的话,两者兼有,”帕尔帕廷说,一边用餐巾轻拍着嘴唇。“金曼·多里安纳和我都是维达·金议员一派的成员。”

       他向毗邻座位上面庞刮得干干净净、略有点秃顶的年轻男子示意。

       “令人着迷,”女人说。

       多里安纳咧嘴一笑。“你别开玩笑。”

       她的目光移向邻近的桌子,就是维达·金和大受护联盟的成员还有附近的苏鲁斯特星、达克尼尔星和斯留斯-凡星上的政客们一起坐的那张。

       “金议员是那位留着古典式胡子的高个儿吗?”

       “不对,他是那个长着三个眼柄的。”多里安纳打诨。

       女人眨眨眼,然后和他一块笑了起来。“我的一个朋友早些时候向我打听金议员。他结婚了吗?”

       “结婚多年,并且幸福美满,”帕尔帕廷告诉她。

       “您呢?”她说着,再次转向他。

       “频繁的奔波有碍于婚姻。”

       她透过酒杯的杯口打量着他。“和政务结婚了,是不是?”

      “和工作,”他回答。

      “和工作,”多里安纳说,同时举杯祝酒。

       仅仅二十八岁,帕尔帕廷遵循纳布政客的传统,留长了他的红发,穿着打扮无可挑剔。许多见过他的人都将他描述为一个有着高雅品位和沉静毅力的年轻人,善于表达,魅力四射。一个优秀的倾听者,性格温和,政治上机敏精明,对于一个只玩了七年这种游戏的人来说,表现得惊人地好。一个在这个几乎没有贵族能承膺他们头衔的时代的贵族,而且志向远大。富于游历的同时,相对于他不仅有纳布巡回大使的职位,还有帕尔帕廷家族财富唯一继承人的身份,他谦恭有礼。从那场十几年前突然降临在家族的悲剧中,他经历过漫长的恢复,但也许是十七岁就成了孤儿的结果、一个孤独者的特质,他人格的隐藏一面暗示着他是个喜爱定期的幽静环境的人。

       “告诉我,大使,”她说着将杯子放下来,“您是不是那种在每个太空港都有朋友的人?”

       “我总是交友心切的,”帕尔帕廷用一种单调的语调低声说。那调子给她的面颊上带来了一抹突兀的色彩。“在那方面我们挺相似的。”

       咬着光润的下唇,她又一次伸手去拿酒杯。“您会不会是披着大使外袍的绝地读心者呢?”

       “除了这个以外倒都有可能。”

       “我常常会猜想他们有没有见不得人的关系,”她用阴谋般的论调说。“在银河系四处冶游,用原力来勾引纯洁无辜者。”

       “我可不知道,但我真切地怀疑,”帕尔帕廷应答。

       她用一种考量的目光看着他,然后抬起一只手,用修剪整齐的指尖去抚弄他的下巴。“在伊利亚杜星,有些人相信有美人沟的下巴是一个人被原力抛弃的证明。”

       “算我走运。”他说,带着嘲弄般的严肃。

       “的确,算你走运。”她说,将一张薄薄的卡片隔着桌子滑给他。“我现在要尽地主之谊,大使。不过,我在午夜以后有空。”

       帕尔帕廷和多里安纳看着她离开桌子,高跟鞋上的步伐摇曳生姿。

       “撩得漂亮,”多里安纳说,“我可在记笔记呢。”

       帕尔帕廷把卡滑向他。“送你了。”

       “在你才得到它的时候?”多里安纳摇着头。“无论如何,我才没那么饥渴呢。”

       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  作者简直PPT吹······那一长段我作为一个PPT粉看着都尴尬······语言极为华丽,用词极为生僻,在译的时候就是在词典和word之间来回跳转(扶额

光那一段就翻了30分钟······

PPT你对妹子这么冷淡,墙裂怀疑性向(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