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面伤齿龙

【SW】星战《达斯·普雷格斯》片段翻译3

震惊!年轻议员竟被一陌生女子强塞婴儿!背后的真相99%的人想不到!

咳咳······我自重(被打

话说这段的PPT性格很有意思,照例在装,但又混进去一点点他阴险毒舌小调皮的本性。替摩尔点蜡。倒数第二段看不懂,瞎几把乱翻,欢迎指正。

--------------------------------------------------------------------------------  

P224-225

“好先生,”她在靠近时说了基本语。

装作正对一个流动摊贩的廉价商品产生兴趣,他在她从自己的盲区靠过来时假装吓了一跳。

“你是在叫我吗?”他说着,转向她。

“是的,先生,如果您有时间迁就一下一个急需帮助的生灵。”

她斜挑着的眼睛被深色的、与她那厚嘴唇的色泽相匹配的疵斑所环绕;她尖削手指上的长指甲如同兽爪,从她长袍的宽袖中戳出来。

帕尔帕廷装作不耐烦的样子。“在这一大群穿着打扮考究得多的人里面,为什么单单把我挑出来?”

“因为您有着一个睿智而有影响力的人才有的外形举止。”她泛泛地比了个手势。“而其他的都是下等人,空有漂亮的袍子和头饰。”

他端庄地做了个止住呵欠的动作。“打住你对乡巴佬的那种奉承吧,女人。但既然你已经正确地辨认出我高他们一等,你就显然应该知道我没有浪费在这种骗局把戏上的时间。所以,如果你只是为了信用点而来的话,我建议你再找找更有慈善心肠的人。”

“我不是要钱,”她说着,不加掩饰地打量着他。

“那又是什么呢?开门见山吧。”

“我要给您一件礼物。”

帕尔帕廷笑了,但笑声里没有笑意。“你可以给我这样的人什么?”

“就是这个。”她打开了柔软的肩包,露出一个不到一标准年大的类人种族婴儿。婴儿无发的脑袋上有序地点缀着短小而柔韧的角,并且他的整个身子都用红色和黑色的颜料华丽而庄重地纹上了纹身。

一个男性扎布拉克人,帕尔帕廷对自己说。但不是艾里多尼安种,更像是,达索米尔种。“你怎么弄到这个新生儿的?你偷了他?”

“您误会了,好先生。这是我自己的孩子。”

帕尔帕廷怒视着她。“你说他是个礼物,但仍对我有所隐瞒。你是做了让你要负债到骨肉分离的地步的生意吗?又或是你成瘾于香料或其它的毒品?”

她强硬起来。“都不是。我四处奔波,只为了挽救他的性命。”

帕尔帕廷神情一变。“那就老实点。你可是跑离你的老巢太远了,暗夜姐妹。对于不能再多的能保护你孩子免受伤害的巫术,你可是专家呢。”

她的眼睛瞪大了,死死盯住他,试图找到解释。“你怎么——”

“永远别在乎我是怎么知道的,女巫。”帕尔帕廷尖刻地说,“这孩子,不管是不是你的,都是个暗夜兄弟,他的孕育就是为了作为武士和奴隶去侍奉姐妹会。”

她不愿移开目光。“你不是绝地。”

“显而易见,我猜你也早凭直觉知道了。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要试图摆脱这个婴儿?”

“为了避免这个遭受和另一个一样的命运,”她顿了一会后说。“这个是同族双胞胎中的一个。我想让他自由地生活,因为另一个已经不能了。”

“谁造成了威胁?”

“塔尔津是她的名字。”

“塔尔津是谁?”

“暗夜姐妹会的主母。”

帕尔帕廷将这个信息归档。“这婴儿的父亲在哪里?”

“死了——遵照传统。”

他轻哼一声。“这个婴儿不会被想起来吗?”

“塔尔津只知道其中的一个,而不知另一个。”

“自欺欺人。”

轻柔地,她将肩包推给他。“那就带走他吧。拜托了。”

“我该拿他怎么办?”

“这个孩子的原力很强大,如果教导正确,会成为一个强有力的帮助。”

“另一种形式的奴役。”

她假装没听见这个评价。“带走他。救救他。”

帕尔帕廷再次瞥向新生儿。“你给他起过名字了么?”

“他叫摩尔。”

“很适合你在他体内预测到的力量。”

她点点头。“带走他吧。”

帕尔帕廷注视着她,用右手示意,说,“你会忘了这次偶遇的。”

她的眼睛紧盯着他。“我会努力。”

“看在你自己的份上,我希望你的确能。现在,走吧。在我改变主意之前。”

将包被放在他的手上,她转过身迅速地离开,消失在人群之中。

帕尔帕廷研究着他抱着的一团小生命。原力在这婴儿体内很强,这是个足以不允许他过多地遐思这毫无自保力的孩子的理由,另外,或许他会落到绝地手上。

现在帕尔帕廷得单纯地想想该拿他怎么办了。

-----------------------------------------------------------------------------  存货发完了······(再次被打

评论

热度(31)